又见锦瑾

时间: 2019-12-09
地点: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将军路校区

第一幕 又见锦瑾

在我的个人介绍页面里面写到,我这个人有三个爱好:赚钱、玩电脑、ML。如果说我和小杉相遇是因为ML的话,那我和冯锦瑾相遇绝对是因为前面两个。除了单庄园之外,冯锦瑾绝对是我大学期间最熟悉的同学了。不过我这个人吧,在朋友和女人面前,更多的是选择女人。因此我认识单庄园之后,我和冯锦瑾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又是一个寂寞枯燥的午后,单庄园下午第一节有课,我刚来到将军路校区,然后来到了二食堂吃饭。

苏: 冯锦瑾
冯: 苏同学

第二幕 远程连接

话不多说,我拿出我的笔记本电脑来展示我的最新技术——远程连接黑苹果主机。

苏: 我在淘宝上花了100多块钱给我宿舍的电脑装上了黑苹果系统,因为装黑苹果系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所以选择在淘宝上花钱解决了。
冯: 有什么用呢?
苏: 没什么用。我就是体验一下不同的系统罢了。(接着苏打开了手机热点,远程连接到了宿舍主机上)
苏: 你看,我在这里用teamviewer。为什么用teamviewer呢,这是因为在苹果里面没有官方的强大的windows远程连接软件,因此我们只能使用第三方的软件,实际上使用体验还是非常不错的。
接下来又简单说了一些苹果系统的特性以及现在虚拟机的技术已经可以实现“画中画”功能了。没等苏瑞辅说完,冯锦瑾表示要回去了
苏: 我还没说完呢
冯: 换个地方不行嘛
然后苏瑞辅和冯锦瑾一起去创新区了

第三幕 加班文化

最近一段时间,频繁爆出互联网公司的加班文化,比如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在我眼里面,或者是在很多人眼里面这完全算得上是一种剥削。
而冯同学即将就职的华为公司,同样处于加班文化的风口浪尖之上。我对于冯锦瑾同学对于这些事情的态度很感兴趣。
苏: 冯锦瑾,我一直担心你会死了你看现在互联网公司就像吃人一样,华为啦、网易啦等等。
冯:工作是为了赚钱,只要给钱,加班没有什么不可。至于辞退员工不给予合理补偿的事情,冯同学认为目前法律健全,这些事情发生是小概率事件,当概率比在路上被车撞死还小的时候,就没有必要去考虑了。
苏: 这个世界就像是一个剥削人的工具。群众们既想要让华为牛逼,华为干掉苹果。又对华为的加班文化,对员工的‘剥削’嗤之以鼻,群起而攻之。这的确是一件矛盾的事情,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第四幕 来到工位

来到冯同学的办公工位,首先看到了几张照片。
冯锦瑾工位上的几张照片
苏: 乍一看,我只认识两个。第一个是图灵,第三个是Linus。第二个我看了一下英文,是冯诺依曼。
冯: 图灵是计算机之父;现在基本上所有计算机都是冯诺依曼架构的,虽然还有哈佛架构但是很少;Linus是运行在服务器端主流系统Linux的开创者,git的开发者以及现代开源代之父;最后一个是互联网之父,最近还组织了一个互联网无国界的活动。
冯锦瑾工位上的书
我接下来看到了冯同学桌子上的书,《C++沉思录》、《Effective C++》、《C Premier Plus》。
苏: 冯锦瑾,你看这些书干嘛?
冯: 这些书不是自己看的,是让别人看的,显得比较专业。

第五幕 近期项目

切削液浓度报警装置原理图
这是冯同学最近在做的一个切削液浓度报警装置。冯同学介绍这个项目大多是模块的连接,自己做的事情比较少。其实我认为这么做没有什么错的,既然是工业上的东西,那就应该稳定,连接模块没有什么问题的。
铣床在线模拟
这是冯同学制作的铣床在线模拟装置,使用了flask技术、vue技术等。冯同学这个想法还是非常具有创造性的,因为目前网上并没有类似的网站,
苏:这看来都是时间逼出来的东西
冯:是钱逼出来的东西

第六幕 一些争论

冯同学在v2ex提出来过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总叫自己是程序员或者码农,不叫“工程师”?
苏:绝大多数的程序员算不上工程师,这就好像盖大楼,建筑师是工程师,但是搬砖的就算不上工程师。在我眼里面,只有有大局观,能够完成大型项目架构才算工程师。
冯:现在我所做的外包项目,从硬件到软件整个系统全是我一个人设计的。
苏:这还不算,这不算大项目。
冯:那什么才算是?
苏:至少是阿里云系统这么大的项目。
冯:那都是很多人一起做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