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与权力(观《最后的武士》有感)

本文作者小杉

这是我第三次看这部电影了,可以说这算得上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

从第一次的被震撼,到第二次的泣不成声,再到这一次的热泪盈眶。的确,虽然刺激的新鲜感日渐消退,但依然能被感动。

电影不知不觉被用成了日语听力材料,感觉别有一番风趣。其中讽刺和搞笑的桥段用的恰到好处。

谁才是真正的蛮族?
美国人、印第安人、新兴的日本资产阶级和武士?
algren说他从来没见过任何一群人如此认真生活,自律认真。

精神状态的传承如何继续?

是否只有死才能证明理想唤醒别人?

武士精神的纯粹也有着矫枉过正的一面,武士精神的斗争是不是也是为了保持自身阶级的统治地位?

瑞辅的点评
1. 谁才是真正的蛮族?当小杉提出这个问题来的时候,我开始思考谁是真正的野蛮民族。我认为这些所有人都是野蛮民族,他们都在做野蛮的事情,而且在他们都有做这些事情的立场,或许人类本来就是野蛮的吧。
2. 精神状态如何传承?如我所言,信仰、精神这些东西全是人类为了自治或者统治其他阶级所提出来的管理工具。当社会进步了,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会尝试用自己的知识揭示一个个骗局,然后所谓的信仰就全成了欺骗。我的结论是要想传承一个精神状态,方法是在文化(信仰、精神)中注入新的时代元素。比如说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三民主义等。
3. 是否只有死才能唤醒别人?肯定不是只有死,但是死了之后显得更壮烈一点,更容易被别人注意到。这就是如果一个小孩需要你陪着,那他就会非常大声地哭泣是一个道理地。
4. 武士精神的斗争是不是的确是为了保持自身阶级的统治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