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不精,不卖葱”

最近春节,加上国内2019-nCov疫情严重,我放假在家呆着。现在我的奶奶整个人已经变得非常迷糊,有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过今天下午的时候奶奶却有了一丝清醒,给我讲了一下爷爷卖葱的故事。

经过了文革和三年自然灾害的洗礼,农村人都过着一贫如洗的生活,我们家也不例外。所有人都在想着怎么走出艰难的境地,我爷爷选择了卖葱的路。

在农村的生活,春夏秋三个季节都要在地干活的,正所谓春华秋实。秋天过了麦(收获)以后,我爷爷就开始去倒卖葱了。首先呢,要去种葱的地方买入,然后放到家里面。我奶奶的任务就是把葱打成捆,用我奶奶的话说就是非常非常多的葱需要打捆,以至于一整个冬天都在做这一件事情。我爷爷每次都是拉着一大车葱去卖。

据我所知,农村里面卖东西不能离家近了。因为在农村里面到处都是亲家,尤其是离得近的时候。如果碰见亲家,价格就会压得比较低,赚不了什么钱。因此每次都要走很远,甚至说城东的要去城西卖这个样子。我爷爷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小驴车。这里可以科普一下,牛车速度慢,力量大,可以用户农耕;驴车速度快,力量小,适合用户赶路。

走这么远的路,没有个伴是不行的。于是每次出去都是和我们村另外一个人出去,大家来到一个地方,互相照应着,但是要分清路线,各卖各的。一般情况下,找个那种单身汉,在人家家里面吃饭、睡觉,走的时候给人家一点葱就行了。如果找不到,就随便找个地方睡了。

就是这样,干了好几年的时间,我们家终于算是有了点积蓄,才能给我爸爸他们结婚。到后来的时候,爷爷又开始出去换盘子换碗(用废品换盘子、碗等生活用品,然后去卖废品赚钱),后来就是我爸爸做同样的事情,这就和我的记忆连起来了。

我奶奶自嘲道,当时有句俗话,就“精不精,不卖葱”。意思就是判断一个人聪明不聪明,就是看他是否会选择去卖葱。这反映了当时大家并不看好倒卖葱的这个行当的社会事实。之所以这样,我奶奶给我说有两点,一是倒卖葱本来利润就比较少;二是非常容易被抢。但是我爷爷还是选择去卖葱,没有只听别人的话。

至于我爷爷倒卖葱跟别人倒卖其他东西相比哪个更赚钱的事情,我现在无从考证,但是卖葱的确大大改变了我们家的家庭面貌,而这不就是我们的目的嘛。和我爷爷这么懂得创新、冒险相比,我爸爸妈妈则更加老实、安稳。我爸爸妈妈有个工作就会坚持做下去,对工资没有太大考量,也绝不会去冒险赚钱。

我的做事风格更像我爷爷一点,这就是三代人的性格差别。其实我的看法可能是错的,用小杉的话说是我爸爸做了个更大风险的投资,就是把所有挣到的钱都投给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