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传染病(观《非典十年祭》有感)

如今全国上下都能与2019-ncov对抗,我观看了《非典十年祭》记录片,在此记录一下自己的感受。

“传染病”由“传染”和“病”两部分组成,我认为控制传染病也应该从两个角度来考虑。

控制“传染”

我们可以从一个实际的问题开始,如果你有一个打呼噜的室友,你该怎么办?想到的方法无非有三种。
1. 防止呼噜声产生。将室友隔离、为室友治疗疾病、阻止室友夜晚睡觉;
2. 阻碍呼噜声传播。将宿舍抽成真空使得声音没有传播媒介、在室内建造墙体阻碍声音传播等;
3. 防止噪声进入人耳。戴上耳塞等。

当我们来到了传染病传播的问题上,也是相同的道理,对应着也有三种方法。
1. 隔离传染源。加强监测、将确诊或疑似病人进行隔离治疗;
2. 防止疾病传播。取消公共活动、对公共设施进行定期消毒等;
3. 防止疾病进入人体。出门戴口罩、勤洗手等。

控制“病”

对于传染病,康复有两个途径。
1. 依赖于自身免疫系统;
2. 存在特效药物。
当没有特效药的时候,就仅仅依赖于自身免疫系统了。其实我们自身免疫系统还是非常强大的,就是干起活来不认人,正如那句笑话所讲的,“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但是今天你和病毒必须死一个”。在免疫系统发功的时候,人体自身会有很多并发症,比如说发烧等。这个时候为了避免并免疫系统干死,就需要医疗手段的干预。换句话说,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现代医学是非常被动的。如果你扛不住免疫系统、病毒、医疗手段、并发症中任何一者的“毒性”,那就一命呜呼了,反之就是治好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

理论上讲,如果能将所有病人隔离,这个传染病就得到控制了,但是往往政府的强大调用能力在天灾面前往往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以非典为例,最终天气变热了,非典失去了适宜的生存环境,然后非典就消失了。

当年的非常在天气变热的时候,就不适宜了,这次2019-ncov是否也能如此呢?院士们讲的很快就会出现拐点是否会出现呢?2020年有了2003年难以想象的人口流动,是否意味着这一次将会更难度过呢?

让时间给我们答案吧。我们现在能做的也是做好自身防护,冷静应对,制定自身提升方案,争取在这次“萧条”之后能够正常启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