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关人性(观《非典十年祭》有感)

本文作者小杉

在今年春节这个特殊时期,凤凰卫视重新推出了7年前的纪录片。

一切都要基于人性

7年前的人们认为信息透明度不够是导致非典在扩散之初没得到合理的关注和重视原因之一。在小小屏幕上的一条条短信,确实让我们感受遥远时代的陈旧感。如今,网速变快,信息透明度自然提高,早期的消息依然被守得密不透风,越自由反而越严密。为什么?这是一个相当自然的反映,就像没人愿意把所有的小缺点告诉他人一样。何时透露,何种方法透露,取决于对事情严重程度的判断。

在治疗过程中,出现了很多发人深思的小插曲。人们对于转院和去专门医院这类事情,有着强烈的抵触情绪。当一个人被送到小汤山时拒绝下车,因为害怕被送到集中营,这看起来有些可笑。然而传染病抑制方法三部曲之一是消除传染源,谁又能知道这个消除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呢?当个人利益和社会利益不完全一致时,谁又不会产生这种恐惧?

轻轻地来正如轻轻地去

SARS的出现和消失就是这么突然,消失后多年其源头仍无从知晓,亦无特效药。好像存在本身就是用来提醒和嘲讽人类的渺小一般,然而对我们的提醒,是否真的被听到呢?纪录片的新闻上赫然写着H1N1流感在上海传播,到了今日人们才不断宣传勤洗手,戴口罩。让人不禁发问,虽然技术在进步,物质在丰富,可是人类真的进步了吗?

后来的后来

因病死去和一直活在阴影中,到底该如何取舍?虽说SARS没有特效药,医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激素的量真的是难以控制?无暇顾及?还是为了出院率和治愈率不惜一切代价呢?其中年轻小护士的故事让人心疼,对于一个小姑娘来说,健康和钱哪个价值更大呢?看着当年人们对未来的预测,“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是鼓舞信心的美好愿望还是凸显了预测的毫无价值呢?

经济学视角

这几天一直在阅读薛兆丰经济学讲义,我们之所以没有因非典而做出改变,是因为成本太高,价值太低。修建全国传染病预防系统或者是推行一套全国必须执行的健康安全标准似乎都有些不合适。此外,与上次不同,这次信息透明度增加和民众的关注度提高,人权、隐私问题、人身自由就被全面的侵犯了,不过一切以社会效益最大化的前提下,这并没有什么问题。在面对未知问题时,以最节约成本,最有效率的方法解决,让避免意外成本最低的一方来承担责任,的确是较好的办法。但是,如果不以社会效益最大化为目标又会是怎样的呢?这一点我还没想清楚。

结语

回望历史或者阅读经典,不是为了力挽狂澜或是避免灾祸,而是遇到时灾祸时,无论结果都能更坦然。